文苑擷英
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首頁 >> 文苑擷英
牛治會——《回家的路》
發布時間:2022-01-03     作者:牛治會    瀏覽量:6116    分享到:

冬至那天,為了讓子女們都能聚齊,母親專挑了禮拜天,宰了自己辛辛苦苦喂養了大半年的兩頭豬,等著兒女們回家吃殺豬菜。電話里,母親再三叮囑,大家一定要抽時間都回來。其實我們明白,母親是想她的兒女們,想她的寶貝孫子、外孫了。于是,我們請假的請假,調班的調班,一大家子人相約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車子飛馳在筆直的高速路上,窗外的風景一閃而過,內心那份久違的游子之情又油然而生,媳婦陪著女兒在后排座上玩著游戲,時不時逗得女兒“咯咯”地笑,70公里的路程總感覺那么遙遠。

母親出生在60年代,在那艱苦的歲月里,父親、母親就靠著大隊分的十幾畝土地養活著一大家,后來又供我們一一上大學。父母的辛酸無法用語言來形容。當年,為了早點出門打工掙點零花錢,父親每年春季都要提前下地干活,送糞、翻地、平整土地,幫著母親把莊稼全部種完,直到秋收的時候才回家幫忙收秋。母親則一人在家既要照應莊稼,還要給豬牛羊割草喂食,整日面朝黃土背朝天,辛勤勞作在田間地頭。

盡管這樣,供養我上學的錢還是遠遠不夠,于是,父親就堅持每年喂養一頭母豬,盼著早點能生下一窩又黑又胖的豬崽子,拉到集市上賣個好價錢。有時為了湊夠學費,父親還得硬著頭皮向親戚鄰居們開口借錢。母親說,那個時候感覺整個世界都是窮的,唯一的盼頭就是能把自己的四個孩子順利拉扯大。

時至今日我們姊妹四個早已成家,有了各自的事業,每當村里婦女聚在一起聊天納鞋墊時便是母親最自豪的時候,介紹著兒子女兒做什么工作、一個月能掙多少錢,引得其他人一陣羨慕,紛紛夸贊母親有本事養了四個好兒女。

生活是越來越好了,但全家人相聚的時間卻越來越少了,不是老大有事回不來,就是老二工作繁忙走不開。母親思念兒女的心情愈發強烈,每天早早吃過晚飯,等在手機前,想著和兒女們視頻聊聊天,拉拉家常,看看活奔亂跳的孫子外孫。

車子很快就開到了村口,父親早早地等在了大門外,抽著煙來回踱步,不時望向公路的盡頭。剛下車,女兒便大聲叫著“爺爺”,跑向了父親的懷里,父親趕緊丟掉煙頭,一口親到了女兒的臉上,樂哈哈地笑著,摸著自己的胡茬。

還沒進門,就聞到了濃濃的肉香味,母親正忙著給鍋里下調料,看到我們回來更是笑得合不攏嘴,來不及洗手,一把從父親懷里“搶”過女兒,轉身進到里屋拿出一瓶“爽歪歪”哄著女兒。飯熟時分,姐姐、妹妹們也都拖家帶口拎著大包小包回來了,各種噓寒問暖聲夾雜著孩子們的嬉鬧聲讓這個原本有些“冷清”的院落瞬間熱鬧了起來。

正宗的殺豬菜上桌了,大塊的五花肉、大塊的陜北土豆,看著就讓人忍不住想趕緊吃一口。為了讓菜更加美味,母親還特意燴入了自己秋收時抽空晾曬的干豆角。一口下去,還是兒時的那個味。一大盆菜很快就落下了一半。父親、母親只顧著招呼大家,自己卻站在一旁一會逗逗孫子、再逗逗外孫,根本來不及品味自己的佳作。

聽父親說,這兩頭豬還是母親硬嚷嚷著從很遠的地方買來的,就是等到過冬時,能聚在一起給大家吃頓殺豬菜。我頓時明白,父母養活我們不辭辛勞,初心未改,為見兒女一面,一片良苦用心。

飯后,姐姐們陪著母親“抓老麻子”,抱怨著自己手里的牌為啥總沒有“炸彈”。我則陪著姐夫們喝著酒聊著工作,不多時便能聽到二姐夫唱起《勸酒歌》。父親則因為腸胃不好不能飲酒,便在院子里照看著打鬧嬉戲的外孫、孫女,像極了“幼兒園園長”。但我想,此刻父親是無比幸福的。

時代的變遷,讓心靈的距離越來越遠,空間的距離越來越近。以前,母親背著我們翻山越嶺走親戚“坐娘家”,現在我們開著自己的小汽車,走在柏油馬路回家探親,卻突然發現回家的路越來越難,越來越遠……(檸條塔礦業公司 牛治會)

在线观看A片免费不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