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擷英
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首頁 >> 文苑擷英
郭軍——《紅冬》
發布時間:2021-12-17     作者:郭軍    瀏覽量:634    分享到:

冬天在不經意間就到了,急匆匆地下了一場雪后就只剩寒冷了,雪也在半日間便不見了蹤影,天地間僅剩一片灰色,而在記憶中,家鄉的冬天總是紅色的。

太陽從黃土梁上冒尖尖的時候,雞鳴嘹亮,犬吠陣陣,一打眼就瞧見,暖人心窩子的紅搪瓷盆邊邊上閃著耀眼的光,地上雪被映射的黃燦燦。早起的人都想好了吃啥。管飯的人屋里忙活著,炊煙打房頂上的煙囪緩緩的升起,屋外掃雪的人嘴里有一腔沒一腔的和屋里的搭著,手上掃帚不停比劃著,不一會走人的小路就清了出來。遠遠看去,偌大的蜘蛛網就顯露無疑,逐漸人聲響動。放下喝過油茶的搪瓷碗,抹去嘴角的油漬,收拾完鍋頭,理一理灰褐色的棉襖,牽著牛車,與同村的一起架車到鎮子上趕集去。

鎮上的街道塞滿了人,肩碰著肩,腳踩著腳,東一驚西一乍,聲聲都是招呼,處處都是叫賣,滿眼都是歡喜。五顏六色的頭巾成了翻涌的海,騰騰升起的熱氣是人間云彩。各色各式的玩意見縫插針的擺著、掛著、拿著,填滿了口袋,掏空了錢袋。

也有漢子雙雙而立的場景出現,不明白的自是想入非非,明白的人知道這是在“拉手比價”,買賣雙方身體巋然不動,臉上盡是陰晴圓缺,時而喜、時而憂,一場激烈的心理博弈在袖中進行。而調皮貪玩的小羊羔子一前一后地跳動著,老黃牛也在卯足了勁吼叫似是在給主人加油。各種雜耍鑼鼓聲或是小販的叫賣直沖云霄,拍手叫好聲不絕于耳,嘴里塞滿糖葫蘆的小孩看的也忘了嚼,直到玩鬧的小伙伴一把搶過糖葫蘆,才緩過神來,相互追逐著跑開玩炮仗去了,炮仗霹靂啪啦的響著炸著,嚇得路邊找食兒的黑嘴黃狗叫跳著跑開,大人們看見了嬉笑嗔怪。瞅見天色轉陰 ,老人敲著旱煙煙槍,喃喃到:要下雪嘍。滿載的人們一路凱旋而歸,情不自禁地哼著幾句道聽來的小曲,接著說道幾句糧油貨價、買賺買虧還有少不了的家長里短。不知是誰家的狗子聞見肉味跟了一路,眼巴巴望著越走越遠,只好低首垂尾地悻悻而歸。鎮上的柏油馬路、洋樓、貨車慢慢地落在身后,牛脖子上的鈴鐺悠悠地響著,蹄聲踢踢踏踏,雜著說話聲在山間回響。

蹄聲停在門前,車上坐的人頓時沒了困意,精神起來。開門,拉燈,添火,劈柴,燒水,忙個不停。劈柴的人聽見,屋里傳來的話:你瞅,走時壓的火還旺著呢!線條硬朗的臉上多了一絲不察覺的笑意,屋里的像是喜人的鳥雀嘰嘰喳喳個沒完,“備著的柴火夠著嘞,還有煤呢,你趕緊進屋歇歇,過完年就走,那么忙弄啥?”沒人答話,劈柴聲倒是越來越急,不一會有人就掀簾進屋來了,狗也不叫。

屋里活計收拾完,沒了叮??蚩虻捻憚?,鉆進被窩里,躺在暖炕上,又傳出絮絮叨叨的家常。

“年貨什么的,差不多都置辦好了,明天起來把窗子糊一糊,再給你置辦上一件棉襖?!薄安灰?,花那個冤枉錢作甚了,棉襖能穿就行了,哎呀,忘了買那個大紅燈籠?!薄凹t紅火火的多喜慶,能有個好兆頭嘞!”……

窗戶里透出的光襯得窗外雪花晶瑩,滿天的雪花飛舞,夜色漸濃,挨家挨戶的燈火也是越燒越亮。(孫家岔龍華礦業公司 郭軍)

在线观看A片免费不卡